沼泽乐队「争鸣二十载」全国巡演开启

时间:2018-05-16 | 编辑: heyu | 来源:爱特豆

摘要:从下月开始,他们的长征再次上路。先从欧洲开始,将驰骋于英国、荷兰、比利时、法国、意大利、德国多个欧洲国家,并将再度前往俄罗斯。演出除了专场和联演,还包括两个大型的音乐节。


近年的沼泽,大放异彩之余,在我心目中,也是大隐隐于市一般的存在。

一张电古琴前无古人,独步天下,将古琴融于后摇的浑然天成,狂放不羁,自不然会让人想起魏晋风流,竹林隐逸;舞台上的麻衣汉服,潇洒灵动又厚重,也是最中国、最世界的。

沼泽乐队的历史,最早可以追溯到90年代,如今的阵容从1998年开始,二十年来,沼泽四子甘苦与共,终于结出硕果。从2006年开始,乐队改变方向,海亮潜心研习古琴,由此树立独一无二的风格,古雅简约的古琴,跟后摇的飘渺虚幻,配合得天衣无缝,但说到真正的融合,又谈何容易?

对音乐,沼泽主脑海亮有近乎痴迷的专注。海亮爱读书,读许多书,遇到对的人,可以谈很久。海亮也是身边几个难得依然保有赤子之心的老朋友之一,大家相识于微时,曾在大学宿舍里共用一副耳机的日子也历历在目----对了,我们是大学同学,也是班里甚至是同级生中少有的投入音乐事业的“异类”----他可以一路滔滔不绝地谈天说地,说到人走神。

乐队的几位成员,海逊、细辉、阿来,都是低调谦和的,跟海亮相比,甚至是不善言辞的,所以海亮承包了乐队的所有“话量”。“话痨”这一点至今不变,----然而他们的音乐却是无言的,在潜流中爆发。

他们可以长时间闭关、韬光养晦,出关时又是另一种光彩四射。音乐上不断带来的惊喜,荣获的众多奖项,巡游欧美的载誉归来,都见证了他们的厚积薄发。

用心二字,加在他们身上,也很合适。在演出制作上的别出心裁,从天台音乐会、“空间重置”现场,“二维折叠”之视效,星海音乐厅的舞美,到甚至是用半年时间做一把新琴,都是千锤百炼慢慢得来。有些见得到、听得着,更多的是在视野以外的功夫。

术业有专攻,他们的专注终于结出硕果。经过一段时间近于“闭关”的与世界疏离,重新出发后,这几年的大爆发让人惊艳。如今,不知不觉间,他们已成为到访国外重要音乐节最多的乐队之一,足迹遍及亚欧南北美几大洲。他们的演出让人惊艳,好评不断。柏林的WOMEX世界音乐博览会创始人Christoph Borkowsky盛赞,“沼泽是中国的Pink Floyd”;甚至,与后摇巨擘Sigur Ros一起,被哥伦比亚音乐媒体评选为“年度十大精彩现场”,与U2、Green Day、Korn这些殿堂级大团比肩而立;这些荣耀,并非轻易得来。

而创作方面,一张接一张出色的专辑,沼泽可谓勤奋和成绩斐然。

今年,最重要的出品无疑是全新专辑《争鸣》的发布。但乐队守口如瓶,这张新专会有什么内容,将带来怎样的变化,除了标题之外,外界完全无从知晓。这真的是要给大家惊喜的节奏呀。

除了新专,另一个好消息,乐队的经典旧作《1911》也将首推黑胶版。

这张以双碟形式发布的《1911》黑胶,预计四月底就会推出,乐队会把它带到欧洲及国内巡演各地现场发售。

与此同时,沼泽今年还会为两部院线电影,一部武侠片,一部现实片,创作所有配乐。自2012年首次参与娄烨的《浮城谜事》电影原声,沼泽逐渐走进了电影配乐的世界。

从下月开始,他们的长征再次上路。先从欧洲开始,将驰骋于英国、荷兰、比利时、法国、意大利、德国多个欧洲国家,并将再度前往俄罗斯。演出除了专场和联演,还包括两个大型的音乐节:在比利时举办的全球最大的后摇盛会----Dunk!音乐节,及在英国The Beatles故乡利物浦举办的Sound City音乐节。

之后,沼泽将展开成军以来最大规模的全国巡演,行程包括30多个城市,纪念一起走过的二十年。

年底,更会在广州,举办一场隆重而别致的剧场音乐会,是为压轴重头戏。

说真的,国内应该还没有任何一队乐队,能够以同一阵容走过20年的漫长远征。

而你,会出现在现场,与他们分享这一份感动和喜悦吗?


免责声明: 文章如果来源是转载,内容的真实性未经核实,与爱特豆无关。如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有误,请联系本站做编辑和删除处理,文章仅作参考。

关注爱特豆:
扫描下载APP
发布活动、参加活动,
影视类活动抢票神器!
关注订阅号
随时查看影视最新资讯
权威,及时,有情怀!
相关文章:
评论一下

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: 010-57205690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kefu@itedou.com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注册入口 | APP下载 | 寻求报道

Copyright © 2015-2018 爱特豆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北京爱特豆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京ICP备15044288号   京网文[2018]4740-38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