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过年的歌》接力贺岁歌曲 老传统也能玩出新意思

时间:2020-01-08 | 编辑: Itedou | 来源:爱特豆

摘要:《过年的歌》在第一时间就会给人一种红红火火的视觉效应,让人被中国年的氛围环绕。


去年的圣诞节,对于Mariah Carey来讲,可是一个圆梦的美好记忆。因为她的单曲《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》,在发行整整25年后,终于在圣诞档期压下了Billboard单曲榜的冠军。说来也怪,在过去的25年里,虽然几乎每一个圣诞歌单里,都会出现《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》这首歌曲,它的旋律更是在每个圣诞节,出现在各种场景里,但却直到25年之后,才尝到冠军单曲的味道。

而说到《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》这首单曲,就不得不提到欧美乐坛的“圣诞档”。从每年的十一月开始,传统唱片店的唱片架,时下在线平台的歌单上,就会出现大量的圣诞作品,来烘托这个节日的氛围。其中甚至有很多音乐人,出版圣诞节主题的个人专辑,从“猫王”到Wham!,从Dolly Parton到马友友,再从Eagles到Enya,这些殿堂级的音乐人,都留下过经典的圣诞唱片。

这种节日与音乐结合的完美生态,一直让中国音乐人和歌迷都极其羡慕,认为这种有音乐相伴的节日,才更有意义,并且能够承载传统的文化。而有一段时间,确实也有一些国内的音乐人或唱片公司,在圣诞节的档期,推出过相关的作品,甚至是专属的专辑。但中国圣诞音乐这个概念,却始终没有做起来。

这其实并不关中国音乐人的事,真正的原因,还是和节日本身有关。圣诞节毕竟是国外的节日,虽然随着中国国际化程度的提高,这样的海外节日,也逐渐被更多年轻人接受,但文化的差异,使得大多数国人,毕竟不能完全融入到圣诞节的氛围,感知圣诞节背后的文化,以及圣诞音乐里的那种场景和意境共鸣。

其实,中国人做新年节日音乐,选圣诞节主题,从文化的角度来讲,确实有点舍近求远。毕竟,对所有中国人来讲,真正深入人心,而且是融化到血液和基因里的新年节日,只有一个,那就是春节。

即使不像欧美乐坛那样,已经将圣诞音乐高度商业化,成为一个行业体系里成建制的归类,但华人世界同样不缺新年音乐。每年岁末,从大街小巷、闹市商场的不同角落,就总是会飘出刘德华的《恭喜发财》、“中国娃娃”的《恭喜恭喜》等等欢乐喜庆的旋律,提醒着节日的来到。全然没有预兆,却又觉得自在,这恰恰就是文化基因的作用力。

从音乐的角度来讲,无论是西方的圣诞歌曲,还是我们中国的贺岁音乐,其实都是命题作文。因为主题非常明确,使得对于创作者和演唱者来讲,都不可能有完全自由发挥的空间,在很多人眼里,驾驭这样的命题作文,结果难免大同小异,但实际上越是这样的作品,越是能够考量音乐人对于传统和现代的平衡能力。

这种平衡能力,就是既要接地气、又要很潮流,而今年摩登兄弟刘宇宁推出的《过年的歌》,就是这样一首作品。

很明显,摩登兄弟刘宇宁的这首《过年的歌》,一听就是有着中国年味的歌曲,无论是传统的锣鼓声,还是爆竹的采样声,再加上那种朗朗上口又充满喜庆味道的旋律,《过年的歌》在第一时间就会给人一种红红火火的视觉效应,让人被中国年的氛围环绕。

但与此同时,《过年的歌》却并不是在炒贺岁音乐的冷饭。李聪的歌词里,既有汤圆、水饺、红包、团圆这样的传统,也有手机、电脑这样的时代感,从而接了当代的地气,让更多年轻人,也可以从老传统里,体验到这个时代的味道。

而在音乐性上,虽然《过年的歌》主体上,确实有着典型贺岁音乐的特征,但在细节上,却有着年轻音乐人的新视野、新追求,并且因此赋予了老传统以新质感。

羽田的作曲,在保留了贺岁音乐传统基调的基础上,又加入了更有戏剧化的起承转合,使歌曲有了更鲜明的层次感。说唱音乐自然不生硬的加入,不仅没有喧宾夺主,反倒赋予了作品以一种新颖的亲和力。童声合唱的加入,更是增加了人声的立体感,让作品有了未来、希望等等的寓意。

作为新生代唱将的代表,摩登兄弟刘宇宁曾经在去年的《十》专辑里,表现出他对于多元风格作品技术和情绪双向的驾驭力,让音乐的质感和情绪的张力,同时翻江倒海、汹涌澎湃,也体现出这个时代年轻音乐人,对于音乐品质的追求。

而在《过年的歌》这首作品里,摩登兄弟刘宇宁则又将一切化繁就简,以完全本色的姿态,去呈现一首单纯、质朴的贺岁歌曲。从情绪的角度来讲,这也是摩登兄弟刘宇宁对于演唱所做的一种减法,并用技术的减,来突出情绪的真。这,其实何尝不是一种技巧。

与此同时,一般作为贺岁歌曲,往往更多就是凑个热闹、玩个应景,很多歌手并不会太在意音乐属性的事儿。但《过年的歌》并不同,这首歌的源动机,就是来自于摩登兄弟刘宇宁想要更新贺岁歌单的动机,继而邀请音乐人羽田完成定制创作,并由团队自己完成MV的创意和拍摄,而邀请“家人”棚二代宝宝一起参与MV,同样也是在他的主动意识下,推进完成。

这一方面说明摩登兄弟刘宇宁,希望通过音乐,完成一种传统文化的承载和接力。另一方面也说明他在音乐上超强的自主意识,这种自主意识,其实就像是独立音乐的精神,都是通过音乐来实现一种艺术的把控力,从而让音乐可以完全表达自己的理念,也能够达到最好的质感。

从传统乐曲《步步高》,到摩登兄弟刘宇宁今年的第一首单曲《过年的歌》,将中国的贺岁音乐放到更宽广的历史长河中,你才会发现,传统文化的传承,并不是理所当然,更不是一代又一代的复制粘贴。

就像“中国娃娃”的《恭喜恭喜》,实际上原作者就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著名音乐人陈歌辛,也是写过《玫瑰玫瑰我爱你》和《夜上海》的陈歌辛。但恰恰就是因为“中国娃娃”那首作品里,通过电音舞曲的重新改编,让一首半个多世纪前的贺岁歌,从此焕发了全新的活力。

这次摩登兄弟刘宇宁的《过年的歌》,则是用原创的方式,完成了中国贺岁歌曲的接力。在传统的音乐元素中,注入时代的活力、潮流的新意。从此后,你的新年歌单里,也将会多一个属于21世纪20年代的新选择。


免责声明: 文章如果来源是转载,内容的真实性未经核实,与爱特豆无关。如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有误,请联系本站做编辑和删除处理,文章仅作参考。

关注爱特豆:
扫描下载APP
发布活动、参加活动,
影视类活动抢票神器!
关注订阅号
随时查看影视最新资讯
权威,及时,有情怀!
相关文章:
评论一下

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: 010-57205690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kefu@itedou.com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注册入口 | APP下载 | 寻求报道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爱特豆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北京爱特豆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 京ICP备15044288号   京网文[2018]4740-381号

X